万博体育手机注册登录

战疫新青年·报告文学|愿化春风——川大华西医院护士周娴的武汉战疫故事(下)

  小小针尖凝聚力量

  被闹铃吵醒,周娴却睁不开眼睛,身子还困得厉害。她以为昨晚闹铃设错了,努力地睁开眼睛,6:45,没错呀。

  今天轮上白班,8:00接班。提前75分钟起床,时间是她掐着指头算了又算的,不能拖延。一个激灵,她翻身起床了。洗漱、泡面、穿防护服……好在,现在上班不用像以前那样在化妆上耽误太多时间,因为全身都被防护用品武装得一丝不露。

  来武汉援助已经一个星期了,虽然操作流程已经熟悉,但上午病人要输的液体特别多。一走进病房,她就开始忙碌,一直忙到11:00才挂完吊瓶。正想回到护士工作间坐一下,病房里却不断发出呼叫声,有的是因为过度紧张,有的乱动,吸氧面罩脱落……周娴耐心地一一处理,尽管身穿厚重的防护服,跑来跑去很累,但她没生一点怨气。

  渐渐地,周娴适应了防护服和护目镜。刚来那几天,她总感觉护目镜压不住帽子,走起路来身子都不敢挺直,因为害怕把后颈部的密封口绷开,腰弯得像个筲箕背。尤其昨天,穿了一件小一号的防护服,护目镜把脸压得生痛,一整天都提心吊胆的。今天换大了一号的防护服,穿上感觉舒服、自然多了,心情也特别地好。

  上班时分工,周娴主动提出跟另一个同事去采血。在平常,采血没什么难的,一般的护士都能轻松完成,但在这里就不一样了。隔离衣、护目镜加上一层面屏,视线需要穿过几层防护物,走路看地面都是模糊的,更不用说从病人手上采血了,这全凭个人经验和娴熟的技术。在这批护理人员中,周娴年龄最小,因而,当她主动提出采血时,大家都对她投来赞赏的目光。

  排队采血的患者,大多面无表情,木讷的目光隐藏着深深的恐惧和痛苦。周娴尽量跟他们说一些轻松的话题,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把针扎进去。

  轮到一个小伙子抽血。别看他长得挺壮实,手一伸,眉头就皱紧了。周娴透过护目镜看看他,见他与自己老公年岁差不多,便说:“你和我老公差不多大,有孩子了吧?”

  小伙子木讷地回答:“孩子8岁了。”

  “你哪一年的啊?”

  “1986年。”小伙子还是面无表情。

  “哎呀,你与我老公同年啊。你结婚好早噢。”

  周娴的这句话终于让小伙子笑了,尽管带着口罩,但他的眼睛有了亮光,脸上肌肉在往上提,眼角堆起了几条鱼尾纹。小伙子腼腆地说:“不早不早。”

  “你的家人呢?”周娴一边抽血一边问。

  小伙子脸色突然又黯淡了,把目光看向窗外灰色的天空,沉默了一下,才幽幽地说道:“爸妈不在了。”

  周娴后悔自己问了这一句。

  小伙子很快收回目光,平静地说:“老婆和孩子在封城之前回山东娘家过年去了,她们现在都很好。要不是父母染病了要留下来照顾,我也去山东了,也不会感染病毒了。”

  小伙子是在照顾父母时感染上新冠肺炎的,“可是,父母都走了。”说着,他眼睛红了。

  周娴安慰他:“你们家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你身体这么强壮,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,吃饱睡好,增强体质,早日战胜病毒,好与爱人和孩子团聚。”

  周娴听到小伙子轻轻地说了声“谢谢”。她对自己鼓励小伙子的话很满意,那是她作为一名医者的真心话。

  她对自己负责的12名患者逐一采血,每人比平常要多花几倍的时间。刚采了不几个,周娴就感觉到汗水在一滴滴从脸上往下滴。穿着防护服抽血,对体力是极大的考验,头顶很紧,像戴了紧箍咒,被挤压着,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声。抽完血已经是第二天早上7点了,累得就想马上倒地上睡一觉。但她心情特别愉快,采血的时候,尽管视线模糊,基本上都是“一针见血”。病人已经很痛苦了,她没有因为视线的原因,向病人扎下第二针第三针,没有人为地增加他们的痛苦,她在心里为自己点赞。

  这天上班到9:00多,周娴肚子突然疼了起来,痛得很厉害,很想上厕所。但她不能显露出来,还得认真把工作做好。

  穿上严实的防护服,上厕所就是一件大麻烦事。难怪前几批援助的医护人员上8小时的班,男女都用尿不湿。周娴一直忍耐着,汗都憋出来了。心里甚至有点恐慌,想着万一憋不住该怎么办啊?那太难堪了。还好,由于病人病情好转,输液比前几天少多了,没多久就输完了。

  接下来是采集咽拭子。采集咽拭子是个高风险的操作,需要把一根很细的刷头插进病人鼻腔约5厘米左右处,在里面转动6下。因为鼻孔里就是病毒的聚集地,每每看到病人的鼻孔,心里自然而然生出一种恐惧感。周娴来武汉第一次做这个操作。她又给自己打气:越是难干的事情,越要想法干好才是哦!

万博体育手机注册登录